“诚朴求是、博学笃行”八字校训,不仅言简意赅,而且寓意深刻,富有哲理。既反映了我校的优良传统与特色,又能体现学校办学的理想追求与实现途径。八字校训既各自独立成意,各有侧重,又相互联系,浑然一体,涵盖了品格修养、教育思想、治学精神等各个方面。诚朴求是释义为:以诚恳朴实的态度,修身治学,勇于探索科学真理。博学笃行释义为:以坚毅自强的品格,博学躬行,努力实现荣校强国。

     “诚朴”是辽宁工大半个世纪的办学传统,是辽宁工大莘莘学子立身行事的基本道德标准,生动体现了辽宁工大人艰苦创业、追求卓越的风骨。“诚”是维系人类社会的最高道德规范,也是中国传统文化的精神内核。以“诚”字为校训,是希望全校师生为人、为学都要以诚为本,埋头苦干,不计名利,诚心向学,努力成就伟大事业。“朴”有敦厚、质朴之意,以 “朴”字为校训,是希望全校师生弘扬“朴实无华”这一辽宁工大特有的优良传统,以质朴敦厚这种自然天成的禀赋,在为人和为学的道路上,积极向善,努力向学,奋勇拼搏,永攀高峰。“诚朴”是辽宁工大传统精神中最本色的东西,辽宁工大不仅仅是传授专门知识与技能的场所,更是教人诚实端正、求真求善的精神家园,全校师生要诚心诚意,求真求实,以科学的精神,严谨、勤奋的治学态度,来获得真才实学,担负起振兴中华的历史重任。

      “求是”是治校和治学精神的具体体现。所谓求是,不仅仅局限于埋头读书或是在实验室做实验,求是精神还表现为奋斗精神、牺牲精神、爱国精神、革命精神和开拓创新精神。“求是”语出(汉)班固《汉书·河间献王传》原文为:“修古好学,实事求是”,意思是指科学地研究客观事物的规律,实实在在地办事。后被人们沿传引申,毛泽东曾在《改造我们的学习》中作过这样的论述:“‘实事’,就是客观存在的一些事物,‘是’,就是客观事物的内部联系,即规律性,‘求’,就是我们去研究。”我校以此作为校训就是在继承优良传统的基础上赋予其新的内涵,即办事求学,要从实际出发,注重实效,诚实守信,并注重求索真相,揭示规律并把握规律,追求真理,进行思想和理论创新,以实事求是的精神,对待科学技术知识,端正学风。这将对我校治学、育人等诸方面起到积极的推动作用,产生深远影响。

     “博学笃行”是“求是”的路径。求是的路径就是“博学之,审问之,慎思之,明辨之,笃行之”。在求学向善的过程中仅仅是博学审问还不够,必须深思熟虑,自出心裁,独具慧眼,来研辨是非得失。既能把是非得失了然于心,又能尽吾之力以行之。“博学笃行”语出《礼记·中庸》,先贤们在《中庸》中告诫学子们要“博学之,审问之,慎思之,明辨之,笃行之”。这是为学的几个递进的阶段。“博学之”意谓为学首先要广泛的猎取,“博”还意味着博大和宽容。惟有博大和宽容,才能兼容并包,使为学具有世界眼光和开放的胸襟,真正做到“海纳百川,有容乃大”。博学是为学的第一阶段。“笃行”是为学的最后阶段,就是既然学有所得,就要努力践行所学,使所学最终有所落实。“笃”有忠贞不渝,踏踏实实,一心一意,坚持不懈之意。只有有明确的目标、坚定的意志的人,才能真正做到“笃行”。明末清初,著名思想家顾炎武发展传统《中庸》思想,强调“博学而笃志,切问而近思”,即把做学问与立志结合起来,对“博学”做出新的阐发。孙中山则从革命的需要出发,把博学,审问,慎思,明辨和笃行作为有机统一体给予新释,把古代“笃行”发展为社会实践。这是学与行,即理论与实践的统一。“博学笃行”就是把学生培养成具有为人民、为国家、为社会服务的崇高理想的人。我校把“博学笃行”纳入校训,对于劝勉学子有极其重要的意义和作用。博取知识、潜心实践、既是养成完满人格的过程,也是情感体验的过程,从“博学”到“笃行”,涵盖了大学教育必不可少的知、行、情、意、德等因素,既体现了继承往圣的历史传统,又可彰显开启来贤的实际功效,文理兼顾,这既是目前学校的发展现状,也是今天大学发展的必由之路。